转载方山农妇喊话副县长任海涛,跪求退还俺家送您的“三个指头”

作者:admin 2019-10-24 03:18:24 0 标签:



我叫李爱香,今年50岁,我的身份证号是142330197004213126,联系电话是15535839397


我和丈夫刘全照,都是吕梁方山县圪洞镇古贤村最底层的农民,几天前,我的丈夫被方山县公安局刑事拘留,罪名是敲诈勒索。


丈夫被抓前的几个月,多次多次叮嘱我,如果他出事了,一定帮他把真相说出来。


今天,我这个农村妇女要做一件惊天动地的事,公开揭露以方山县副县长任海涛为首的小团伙,他们仗着一官半职,买卖工程吃拿卡要,他们吃相难看明着暗着要,一个90多万的工程,光给他们的好处费就是22万!


可怜我丈夫借上高利贷,全额垫款辛辛苦苦做完工程,13万的余款要了4年,根本没人管,找任海涛他们求助,他们推推拖拖就是绕我们。


没办法,俺小百姓只能上门和他们讲理、录音取证,握住了他们的七寸!


我丈夫手中的录音,成了他们眼中的钉,肉中的刺。他们为了自保为了灭口,把偷来的锣鼓使劲敲,把我的丈夫送进了监牢。

 

大家伙先听一段录音。


如果不是有录音,一个无依无靠的农妇,打死我也不敢给县领导扣屎盆子!俺是农妇可俺懂,诬告陷害告黑状,要坐牢吃官司!


录音里有一段,方山县副县长任海涛因为工作繁忙日理万机,记不清我丈夫送了多少(是不是揣着明白装糊涂,咱也不知道了)任海涛让俺丈夫回忆送钱经过和数字。


我丈夫不说,任县长说,不,不,你说一下。


我丈夫:你这边是三个指头么,

任县长:三个指头是多少?

我丈夫:三万。


那天晚上,丈夫回家和我说完“三个指头”的经过,苦笑了半天。他说,老婆子,咱们每天看反腐电视剧,导演们使劲编,也想不出这来真实可笑的段子。


为了预防不测,全家人把所有录音备份,藏在了不同地方。

希望办案单位重视这些线索,我们愿意随时提供。


录音时间:2019年春季

地点:方山县某家属院某单元402,副县长任海涛家


录音主要内容实录:


第一段录音98万这个数是从城建局复印出来的

任海涛:这个工程已经付了你95%了

刘全照:怎么可能了
任海涛:你说总共给了你多少钱了
刘全照:给了四次,现在还剩十三万多没给
             现在总共给了我85万
任海涛:那现在就剩5%没给你,这个数就对着了呀
刘全照:这个单子是不能按他们写的4071.5平米算,还有38个太阳能和窗户的安装费没有算去,总数九十八万多,峪口镇的志龙(峪口镇人民政府会计)那边也有了,这个数这是从城建局复印出来的

任海涛:那给了你多少
刘全照:给了八十五万,分了四次,第一次是60%,第二次10%,第三次10%,第四次5%,我一共投资了六十七万多,截止现在给了八十五万多,余外开支了七万多你也不用问做什么了,你也不用问

任海涛:对  对
刘全照:还有就是这十二万
任海涛:十二万是什么钱
刘全照十二万就是第一次结算的六十一万提成20%
任海涛:这钱给了谁了
刘全照:你也不用说,这咱都清楚

任海涛:咱两个现在有什么交集?咱现在核对一下,给了我的,你现在拿去

刘全照:不  不  我不要
任海涛:平时你还给我送花(我丈夫平时养花谋生)什么的


第二段录音你在我这里的我记不清楚了,你说一下,看是不是和我记的一样

任海涛:至于崔林照(峪口镇峪口村村支部书记兼峪口镇副书记)你也不用去盯了,要不你去 和他盯一下,我不管你们,你挣不挣当时也是照应你来。

任海涛: 你在我这里,我现在是记不清楚,你说一下,我看一下是不是和我记得一样

刘全照:这个咱就不用说了

任海涛:不、不,你说一下
 刘全照:你这边是三个指头么
 任海涛:三个指头是多少了
 刘全照:是三万
任海涛:在什么时候
 刘全照:一回是两万,在你办公室给的,报纸里面包的放在你抽屉里面了。
任海涛:那你现在把它拿回去吧
 刘全照:我不是和你要这钱,我是要我的工程款了
任海涛我知道你要来,我专门到外面取回来的
刘全照:我不要,我不拿

第三段录音:你要闹崔林照,他把你给他的钱,退给你就没事了,顶多受个处分

任海涛如果你要闹的话,你就把崔林照弄进去了,当初是他让你做的工程,本身这种工程要通过招标才能做,你没有走正常程序,是崔直接让你做的,你最后是在闹崔,到时候他把你给他的钱退给你就没事了,与你没有好处,帐上欠的人多了,又不是光欠你一个人了





刘全照:人家说帐上也没我的事了
任海涛:帐上肯定有了,如果追究起来说账上没有了,顶多是崔林照当时没有招标,工程就让你做了,其他没什么,县里帐上的欠款多了,还有贷款了,又不是一个人,咱现在把咱的帐清了就行了,你把这钱拿上

刘全照:不要,不要
任海涛:你以后挣了再给我呀
刘全照:不要,我上你的门不是和你要这钱来了。
     

结合上面的录音,我给大家说说事情经过。


2010年,吕梁三项整治期间,我丈夫承揽了方山县一个标段的土改坡工程,大伙都知道,平头百姓如果不花钱不打点,根本别想揽到一毛钱工程。


 我丈夫幸运地买到了工程。任海涛他们手中有工程,肯定不白给咱,我丈夫揽的这个将近100万的工程,光好处费就花了22万!


 在方山这个地方,就算花钱买工程,也得磕头作揖走后门。

 

当时,担任方山县峪口镇镇长的任海涛,把三项整治的活儿,给了峪口镇峪口村的村支部书记兼峪口镇副书记崔林照,崔林照又卖给了我丈夫,条件是给人家20%的好处费。


工程竣工后,丈夫去方山县城建局要工程款,根本没人嘲理。


直到2012年底至2015年,城建局才分四次支付了我丈夫部分工程款。


剩余的13.7万余元,从2015年到今天,四年了一直没给。


2012年腊月,丈夫拿到了第一笔拨款61万,就按照约定给崔林照支付了20%,共12万元,再加上一进工地给任海涛、崔林照等人的见面礼,一共22万元!


三项整治属于政府工程,但完全是垫资施工,买材料雇工人都需要垫钱,为了把工程做完拿到工钱,我和丈夫只能借高利贷筹钱,硬是咬着牙交了工。


政府欠我丈夫的余款,4年没给。

可丈夫借的高利贷,人家连本带利,一分一毫也不少要。


这几年,我们起早贪黑风里来雨里去,不仅没挣到钱,反而欠了一身债。


2018年底,我丈夫再也撑不住了,就找到他们说,我做点工程不容易,剩下几万余款,你们这么多年也没帮我要上,那些好处费得有个说法,你们用了这么多年,应该连本带利还给我。


找他们要钱前后,丈夫犹豫了大半年。


在方山乃至吕梁,人家给咱工程,咱给好处费,早就是不成文的规矩了。


如果余款能顺利要上,我丈夫断然不可能动心思要回那些钱。正如录音里显示的,副县长任海涛说,你把那些钱拿回去我丈夫说,就算饿死我也不可能要。


底层百姓也是人,也懂好赖。给人家的好处费再要回来,还要利息,传出去肯定不体面,让街坊邻居笑话。


但他们当领导的,拿钱不办事照样吃香喝辣,没一点愧疚。


我们债台高筑吃了上顿发愁下顿,也就顾不上面子里子了。


古话说得好,仓廪实而知礼节,衣食足而知荣辱。


我们不会因为贫困犯罪,但贫困会让我们为了五斗米折腰。


贫困人群的苦,说多了都是泪。


每天一睁眼就是逼债的,孩子上学老人看病,抬腿动步到处用钱,基本生活都成问题。天长日久,我们只能狠狠心拉下脸,和他们讨公道算损失要利息。


活下去才是最大的事。


这几个月里,丈夫唉声叹气天天睡不着,说到生活的难,他一个大男人痛哭流涕。


找任海涛、崔林照谈了几次,很顺利没阻力,他们也清楚,身为国家干部,不说别的,就凭他们卖工程吃回扣,给我丈夫留下一堆糊糊事,放在冷后炕多年不管,于公于私,他们就不占理!


更不要说,任海涛作为堂堂副县长,受贿心理已经千锤百炼,竟然能和送钱者一边谈笑一边回忆,你说说(送钱过程看和我记的一样不一样。


国家反腐形势一天天厉害,任海涛安排崔林照出面,好处费工程余款一起给我解决。


丈夫和崔林照协商了几次,达成了一致,利息按25万算,他们总共再给62万。


从去年年底到今年,他们分几次给到了54万。


有一天,他们忽然让丈夫写个保证书,大意是,拿到钱不再告状。

我丈夫坦坦荡荡,痛痛快快写了,随后就被公安抓了,说他敲诈勒索。


是谁向公安报案?我们不知道,也不敢问。


就是觉得,世道太难了。老百姓太难了。


任海涛、崔林照,你们凭啥就有工程卖来卖去?


因为你们手中有权。


底层百姓累死累活,做个工程掉层皮,为啥还得排队给你们送钱?


因为我们要活下去。


任海涛一次拿我丈夫“三个指头”(他前前后后共收了6万)

崔林照拿我丈夫20%提成,共14万。


还有一位现任方山县领导,我丈夫一进工地就给了你两万,我虽农妇但厚道,这次先不点你名字了!


我就想问问,任海涛崔林照,你们白天吃着皇粮,晚上收着百姓的血汗钱。

你们合法吗?


你们违法在先,没人管。

我几万块工程款4年要不上,没人管。


可我丈夫为了生活,去讨回这些领导的不当得利,法律马上就来了。


2019年10月8日晚上,我和丈夫孩子,一家人到太原办事,刚住下就出事了。


有人敲门。是方山刑警。他们连夜赶到太原,我亲眼看着,孩子爸爸被带上了警车。


我不懂法,但知道,法律不外乎天理人情。

法律不是冰冷的机器,不能违背人之常情。


我的丈夫被当作敲诈勒索犯抓了起来,我认为,这,不合理,也不合情。


我们请的律师也认为,我的丈夫无罪。


律师告诉我,敲诈勒索是指犯罪嫌疑人不讲任何理由、不具任何前因,直接故意非法强索他人财物。


如果索取财物的目的,只是为了自身合法利益,如为了追索赔偿、追讨劳动报酬、追索债务等,而使用了带有一定威胁成分的语言,催促债务人加快偿还等,则不构成敲诈勒索罪。


在我丈夫的案子里,他就是索要自己因承揽工程造成的损失。工程是通过你任海涛、崔林照牵线揽的,刘全照也按照约定给了你们足额好处费。我们针尖削铁仅有的一点利润,就是工程余款了,结果4年拿不到!我们找你介绍人任海涛、崔林照说理算账,这合情合理。


至于利息,如果我们经济条件好,可以不要利息。但我们过得很难,在国家法律规定的框架里和你要利息,同样合情合理。


律师还告诉我,根据《民事诉讼法》规定,当事人有权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处分自己的民事权利和诉讼权利。


我的丈夫刘全照与任海涛、崔林照通过协商达成一致,就是双方当事人合法的处分了自己的民事权利。就算双方有分歧,充其量也是经济纠纷!


我很纳闷,公安部明文规定,公安机关不准插手经济纠纷。


我丈夫这样一个再普通不过的经济纠纷,竟然惊动了吕梁市公安局,从立案到刑拘,程序之快,明显超出一般规格!


说到吕梁方山县,除了道教圣地北武当山,曾被康熙帝誉为“天下第一廉吏”的于成龙,就是俺的方山老乡。


于成龙关心百姓疾苦,痛恨贪官污吏,他离任时,广大群众含泪送别。


对照古人,再看看方山县副县长任海涛、峪口镇干部崔林照,全家人气愤难平,哭成一团。


任海涛副县长拿了我丈夫“三个指头”后,并不满足,继续找理由索要,我们借遍方山,难以筹到他要的钱,再找他批款办事,这位官老爷绷着脸,处处刁难,说话非常难听,没办法,我们只能出更高的利息,继续借钱给他送,来换取领导一个笑脸。


这样的父母官,和人家于成龙相比,纯粹就提不起来,实在让老百姓心寒。


再说说方山县峪口镇峪口村支部书记兼峪口镇副书记崔林照。


2012年冬天,丈夫要到了第一笔工程款61万,当时已经到了年根儿,家家户户准备过年,我和丈夫啥心思也没有,家里要债的坐了一炕,我们含着泪,挨个给人家说好话。


就在这般时候,崔林照书记照样打电话催款,口气强硬不容商量,他的20%提成,一天也不能拖!


那天下着大雪,我们一家取出现金,把12万送到了崔林照书记家里!


如果不是我今天站出来,公开举报任海涛崔林照受贿索贿,吕梁市公安局、方山县公安局,你们掌握过这些重要线索吗?


我更想问问任海涛、崔林照两位领导,你们有没有收我丈夫的好处费?就算办案民警不知道,你们心中没点数吗?


我的丈夫是最底层的农民,老实巴交一贫如洗,而你们,你们的家族,在方山县有权有势呼风唤雨,我就问一句,你们为什么要和我丈夫达成协议,并且在一年多时间里,多次情绪稳定地,给我丈夫打款?


也可能,是我丈夫的遭遇牵动了北武当山,真武大帝给你们念了咒法,让你们良心发现退钱赎罪。


现在的方山县来堡村,还住着于成龙的后代。于成龙故居,作为山西著名廉政教育基地,早已远近闻名。


方山县副县长任海涛、村干部崔林照,你们天天接受“不忘初心,牢记使命”的主题教育,以我这个老百姓看呀,你们还应该多去于成龙故居,琢磨琢磨,体会体会这个家族的伟大祖训——


居心不可刻薄,凡事不可做尽。



Copyright Your WebSite.Some Rights Reserved.